藝術, 藝術美學

黑夜來臨時,對街窗台有隻兔頭人──Jan Pypers的超現實孤寂世界

在黑夜來臨時,你是否想過,在地球的另一個角落,有其他生物正如人一般生活著?比利時藝術家簡‧派珀斯(Jan Pypers),即讓一隻看起來孤獨而又獨立的超現實兔頭人身生物,他或立在建築玻璃窗前凝視窗外,或拿著手機站在街頭,又或者,坐在一台老車的駕駛座上,打開的副駕駛座車門外頭,有個女人背對著掩泣。

這一張張幽暗的超現實圖像,帶著深沉的孤獨,卻又不令人感到驚悚駭怕。它們宛如一幕幕的電影一般,在奇異卻平靜如常的氛圍下,召喚你我進入某個黑夜裡的故事場景中。而這也呼應了藝術家說的:「我把我的照片看作是齣短片。」

把野兔這樣的童話元素帶入作品裡,也帶來藝術家童年回憶殘留的氣味。「因為記憶總讓我們失望,於是它們永遠不會完整。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多年以來在填補這個殘缺。就像是清晨的夢,清晰,卻無法化成言語。我希望能在創作中反轉這樣的狀態。」派珀斯這麼補充。

而童年,不僅有動物,也有孩子與家人。人們三兩現身粗獷形式的住家周遭或路邊林地,然而他們彼此之間顯得陌生而疏離,與開頭的野兔透出相同的寂寞氣息。並且,小小尺寸的寂寞人們只是站著,不與其他人互動,也不與環境互動,在廣大而森暗的背景下,宛如各自遺世獨立,更帶出了情節的張力。

「我的照片是對寂寞、陌生、喜悅和夢想的隱喻。」藝術家如此總結他的創作。而你,是否要進入這個如夢的世界裡?

圖文來源/BehanceSPIEGEL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