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藝術美學

在葉子上刺繡:以溫柔卻也無情的複雜脆弱,體現人類與自然關係

2020台北雙年展策展人布魯諾.拉圖(Bruno Latour),在他的著名著作《面對蓋婭》裡延伸1972年英國科學家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的蓋婭假說,討論在你我面臨人類世的生態危機時,能如何跳脫以往「自然vs.文化」二分法的概念框架,並採取更適宜的行動。而在2020,地球更給予人類一個大功課,在COVID-19整整一年的肆虐之後,人們或許該更積極地去思考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當自然科學與人文學科站在同一片土壤上時,藝術家們也紛紛向自然靠攏,或許是深度學識觀念的激盪探索,也或許像美國藝術家沃特斯‧費伊爾(Waters Fayle)一樣,以最直覺的方式讓創作與自然連結在一起。

沃特斯在她的網站自介裡,表述自己從事的是一個「和愛在一起」的工作。「我想挽救並復興我們與自然界的聯繫。」她將紡織品及版畫這兩項傳統工藝,與植物和有機材連結,以此象徵自然與人文的結合。在她的近期作品中,能見到她在樹葉上做出各種刺繡編織圖騰,這樣的呈現宛如精神性的神聖幾何符號,去與自然界存有的圖案疊合在一起,帶來人與自然的親密共體感受。

為了在此中強化自然與人的結合概念,藝術家的創作材料皆不造成浪費或破壞──她從維吉尼亞州的家旁蒐集樹葉及落莢,取用祖母留下的線材在自然物上創作,讓這件藝術行為自身即具備其零浪費的特質及永續性。

沃特斯在易裂碎、腐朽的樹葉上繡縫彩線,這樣複雜且敏感的工作既溫柔又無情,意味著我們與自然的關係是如此脆弱,又是如此複雜。而自然物在與人為物的完整合體後,打破其脆弱性,並在當中擁有了藝術雕塑的意義與永恆感受。從簡單的線性、幾何,到仿擬露水、花卉的刺繡造型,藝術家以優雅的設計,要吸引人們近距離觀察自然,並進一步關注平凡物體的藝術潛力。

圖文來源/Waters FayleCOLOSSAL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