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 藝術, 藝術美學

危險文明── 藝術家Toni Hamel ,闡述人類脆弱性的繪畫

藝術家Toni Hamel 於1961年出生於義大利,目前定居加拿大多倫多的市郊奧沙華,並據此為創作基地。觀看其作品霎時,會誤從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風格解讀,隨探翫畫中細節漸深,不難辨識主題針對當代社會文化現象、環境與價值觀,有著或輕或重的譏諷甚至詰難。

藝術家Toni Hamel

用畫說故事,當代生活的映射

言及自身創作概念,Hamel以「闡述人類脆弱性的繪畫」加以評註,她處理普世關切的議題時,習慣從歷史與心理學論述找到批判著力點,作品敘事挑起人類行為的諸種質疑,亦針對當代文明思維向度下的負面影響保持戒慎恐懼。

藝術家Toni Hamel

Hamel的作品經常帶有故事性,日常的個人經驗到外部觀察,皆是她藝術實踐的發軔之始,從中擷取靈感後,再摹繪出那些足以反射、闡述這個時代心理脆弱特質的主題作品,舉凡善與惡、神聖與褻瀆、好與壞等等皆等量齊觀,不刻意褒貶或陟罰臧否,而是放在畫中成為當代生活的映射。

也歸功於如此宏觀的議題,讓Hamel有著永不罄盡的藝術材料來源。延續著前述的概念架構,她以遊走在傳統與非傳統材料的表現形式下,將創作觸角探進了繪畫、雕塑以及藝術裝置等領域。

藝術家Toni Hamel
藝術家Toni Hamel

畫裡譏諷:對自然的掠奪、價值觀的箝制

Hamel自2017年起即展開「滿潮與微罪」(High Tides and Misdemeanors)的主題創作,該系列可視為2015至2016年間「本我之地」(The Land of Id)的嗣承與延續。「滿潮與微罪」的創作中,切出了一種人類與自然環境間的特殊觀點,但同此之際,亦探索文化和人類中心時代下的典型社會現象。

藝術家Toni Hamel

「本我之地」(The Land of Id)則揭櫫了一種人類對自然生態的擄掠豪奪。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論中,本我(Id)屬心理動力學中的人格或精神三大組成之一,是人類原始衝動與內驅力。它自我中心、渴望立即滿足個人需求和慾望,毫不瞻前顧後,未衡量任何可能性後果與負面影響。對Hamel而言,心理動力學範疇所指涉的本我,徹底吻合當前人類對環境的態度。

藝術家Toni Hamel
藝術家Toni Hamel

「本我之地」繪作呈現一個顛倒錯亂的世界,裡頭壟罩了狂躁與混亂,Hamel藉此系列對人類行為做持續性論述,也觀照與自然生態的關係,兩種敘事軸線並俱而詮釋出趣味觀點。它一方面使人類反躬自省,若與自然的關係持續惡化,將招致險釁與難預期的災難性後果,但也提供思考啟蒙。「本我之地」最主要地,依舊是提醒人類剝削性的行為將招致危險後果。

至於她2011至2014年的稍早作品「陰霾不散」(The lingering),則深刻銘鐫著一種象徵意義與強烈的自傳性質。該創作描述肇起文化上施加於人的期望與限制帶來的有害心理影響,無論是刻意或無心,這些影響皆使女性對自身形象、自我接受與認同受到了霑染。

藝術家Toni Hamel
藝術家Toni Hamel

關於Toni Hamel

Toni Hamel 畢業於義大利萊切美術學院(Accademia Belle Arti di Lecce),並取得加拿大雪爾頓學院(Sheridan College)電腦繪圖深造證書。她也曾榮膺多個重要獎項,其中包括多倫多大學的金鑰匙國家榮譽學會獎(Golden Key National Honor Society Award),以及米蘭魯彼昂姆獎(Lubiam Prize)。

藝術家Toni Hamel

圖文來源/Toni Hamel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