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藝術美學

立陶宛童心藝術家Tadao Cern,構築大人系黑色氣球童話

氣球屬於童年,屬於孩子,長大的立陶宛藝術家Tadao Cern卻以藝術語彙,打造屬於大人的氣球城堡童話。

Tadao Cern曾是一名建築師,2010年,他禁不起內在蠢動的好奇與想像,轉行成為攝影師,繼而成為一名藝術家,作品跨及攝影、繪畫與當代藝術裝置。Tadao Cern著迷於二重性與矛盾性:輕巧與沉重、極簡與極繁、無生命與活力滿載,他將這樣的關注具現為系列裝置作品《黑色氣球》(Black Balloon)。

他使用兩種不同重量的氣體—輕的氦(helium)與重的六氟化硫(sulfur hexafluoride)──製造高低位差的黑色氣球,再以細繩連接,讓氣球之間取得平衡,最後憑其專業的建築知識,探索氣球與氣球之間,及其與空間的關係,打造出揉合了時尚、藝術與童心的裝置作品。

黑色氣球以藝術家所企欲的方式,被控制框限在特定位置上,他們成排漂浮如雲,顯得量體龐大穩重,宛如一座沉靜的雕塑。「這些界限是我們自己制定規則的結果,最終,我們被許多限制所包圍。」Tadao Cern在Colossal的採訪中,好似以氣球喻人,喃喃說道人自身致使的荒謬。

然而這樣安穩寧靜的人造烏托邦,卻輕易地在觀者走近作品時,如微風拂水而波盪,宛若所有精心算計都可以是場徒勞,也好似,那些人造的無機物,有了生命一般地迫切回應著外在存有的來臨。這即如藝術家眼中的世界──我們生活在一個秩序與混亂相互矛盾,卻也相輔相成的世界。

而相互矛盾的不僅只是裝置,這件作品最基本的實體元素──氣球──即是空虛本身。充了氣的氣球飽滿活力而能造成作品,而為了讓作品能流轉於各個城市畫廊空間,氣球必須時充時洩,讓氣球乃至作品,以人為控制方式,在存在與不在間不自由地調轉。當氣球放氣懶攤成膠皮,承載著矛盾概念的藝術作品,即只是一種概念與回憶。

文字參考來源/COLOSSAL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