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美學

十月。年少|刺一身魔幻廟市眾生相─台派少女pezzeep的復古搖滾創作

pezzeep的刺青和繪畫創作既傳統又新潮。她在民俗故事、通俗卡通角色與圖騰的混用中,以帶有復古台味的配色及特殊構圖,營造出現代版的魔幻廟市眾生圖像。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淚流成兒〉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小旦〉

pezzeep這稱號,是由中文名字轉換而來的Peggy,和姓氏Lee這兩個元素而來。她討厭Peggy這個菜市場名,卻又割捨不下取名的人的心意;她討厭Lee字母排列的不美,就以藝術家的堅持小小轉換了一下。有點叛逆,衷於自我,卻又不落下傳統,遂成現今我們見到的符號pezzeep。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pezzeep高中唸復興美工,每天都在創作中度過,後來考上實踐服裝,只有在「服裝畫」與「機械圖」,才有機會提筆作畫。一路到工作數年,讓她都忘了自己對繪畫的喜愛。直到在2014年德國一年的working holiday時,見到一間工作室貼滿手繪圖,瞬間引爆她沈寂已久的繪畫想望,而這樣的機緣,也讓她就這樣一腳踏入了能作畫的刺青世界。

人在異鄉,就得抹厚臉皮,自立自強。當時一句德文都不會的她,明白「要過的只有自己這一關」,拋下了語言障礙、生存恐懼,以及對自己作品肯定的質疑,pezzeep瘋狂投稿,她記得自己一天就寄給了全漢堡地區刺青店應徵信,直到有人願意讓她去面試。

這條路一走也4年了,做過各種工作的pezzeep至今仍認為,刺青帶給她的挫折感最大,那是項學無止盡的技術,除了要掌握機器和入針手感,還得要面對不可能一樣的「畫布」。「唯有經驗和尊重,才能將作品忠實呈現在這張畫布上,這些都是來自師傅的教導。」不受權威約束的pezzeep,對刺青師傅卻有著滿滿感謝。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漢鍾離——寶扇〉

pezzeep創作的圖像令人感到親近又特殊,細問之下,每個元素都充滿愛。大學服裝畢展即以非洲少數民族為主題的她,即可見其對種族文化、宗教儀式的興趣,她研究並享受著文化符號複雜內涵的解鎖過程,在文化習俗混融的日常荒謬中獲得樂趣,也從玩具的歷史意義中尋得創作靈感。其中她最喜愛的,是民俗故事。

「什麼挪吒抽龍筋或欺負老爸害他得每天帶著寶塔,而甲子太歲爺是個死前被挖出眼睛冤死的金辨大將軍,成神後雙眼長出手心,再從手心長出眼睛的神秘角色等等,我都百讀不厭。」那些看似遠古老派又極富道德教化色彩的民間故事在她嘴裡顯得魔幻且神奇,如同她的作品一般。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201 TATOO SHOP 貓子麒麟〉

魔幻神奇的不僅是創作主題,pezzeep呈現的顏色或構圖也是。然而這並不是她刻意雕琢的作法,而是逛廟來的結果。pezzeep喜歡逛廟,廟宇的顏色讓她一再前往,這使得她在創作時「腦海會自然浮出一些廟裡的色塊」。她的創作,可說是由日常的痴愛中浸蘊出的直覺顯化。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除此,在她的作品裡,你偶能見到一個卡通人物:Betty Boop。「1930年代第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卡通,」而且Betty Boop的「原型是一位黑人女歌手」,除卻延續種族興趣,pezzeep對女性的關注,讓人也想到她對喜愛的墨西哥女畫家Frida Kahlo的描述——「勇敢又充滿魅力」。或許,在刺青世界身為少數性別的pezzeep,更能感受到女性的力量與特點吧。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今年,pezzeep稍稍停下刺青的腳步,但一閒下來便要懷疑人生的她,仍邊接著各式案子,邊把更多心思放到藝術創作上。或許是有服裝背景的緣故,也或許她的靈感來源是具體廟宇等元素之故,她希望在平面作品之餘,若有時間能夠慢慢轉作立體作品。立體作品聽起來不是什麼太新奇的事,然而充滿活力的pezzeep卻說,她最想把心目中的理想鳳冠做出來,或做一座大紙紮。除此,這世界也還有更多可能,讓她更進一步去探索。

訪問最後,我們問她對年少的想法,她開頭呈現一種少女式的猶豫──是任性還是幼稚呢?然後她就想到讓她從年少18至今,都能很任性幼稚做自己的老公,最後更給了吶喊式的回答:「我愛你老公!!!」城編不禁要想,如此無拘,如此青春啊。

pezzeep,刺青,繪畫,藝術,城市美學新態度,德國打工渡假,廟,民間故事,台灣傳統文化,復古,Betty,卡通動漫,復古搖滾, Frida Kahlo, 芙烈達,墨西哥畫家

資料來源/pezzeep


  •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
  •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加入<line好友>,帶您欣賞更多精彩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