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 藝術, 藝術美學

《哆啦A夢》 的都市奇譚:西班牙畫師Oscar Llorens勾摹東京不思議

哆啦A夢

暢銷全球的 《哆啦A夢》 若進行粉絲藝術的二次文本創作,將會是何等景況?居西班牙馬德里的插畫家Oscar Llorens,15年來畫師生涯所合作的對象,不僅囊括《華盛頓郵報》、《浮華世界》等國際媒體,亦曾為可口可樂、聯合國以及太陽馬戲團等企業際組織量身打造文宣品。與此商業插畫工作馳騁俱進的,則是塑料藝術自由創作,並於馬德里、巴塞隆納、巴黎、紐約和墨西哥城等地舉辦個展與群展。

繪作靈感經常受生活各層面所啟發的Llorens,有時綴以飽滿鮮妍用色,並富有怪譎和卡通意象的韻致;有時則為純然或帶點褪色感的黑白畫面。一如優游於這兩類風格間,他熟稔地駕馭傳統手繪技術之餘,也擅使數位工具。

哆啦A夢

以下兩個系列作品乃是他旅居東京時,擷取日本暢銷經典動漫為原型,再利用粉絲藝術(Fan Art)創作公式,改編、拓展原有敘事情節和角色,藉此滃染出和原作相似又相異的二次文本。Llorens挪用了藤子•F•不二雄 《哆啦A夢》 ,重塑出《寂寞東京》(Lonely in Tokyo)插畫作品;至於《東京創意之旅》(Tokyo Creative Trip)則鑄鎔了多重文本,包括手塚治虫《原子小金剛》及宮崎駿《龍貓》等。

西班牙插畫家Oscar Llorens

《寂寞東京》:煢煢孑立的身影獨自膨脹

2018年5月,是Llorens第二次來到東京,他試著在此文化薈萃且繁華大都會中,為新作尋找思想激盪,而東京,恰是這般宿命之地。對他而言東京是一座讓人歆歎不已的魅都,不可期的怪誕、想像和奇遇總在某個轉折和隅角,驀忽地出現;如此一個穠麗譁囂的城市儼如燦爛煙花,迸發燃盡後冷卻的煙霧也顯得益發蕭瑟,因此Llorens在感受東京熾熱那一面時,也同時體驗著及寂寞無時無刻攫著他,就像這世上每一處大城市給人的感受。

哆啦A夢

他以《哆啦A夢》中的主角機器貓為藍本,龐大得仿如哥吉拉巨獸的哆啦A夢依偎在城市街衢建築上,或是縮著身軀浸泡在河中,彷彿在澡堂內湯浴般。但無論何者,相較動漫裡多啦A夢圍繞著家人朋友,Llorens的畫中僅有櫛比鱗次的建築與機器貓相伴,空城裡,展著笑顏的巨型機器貓,只有煢煢孑立的自己虛空膨脹著。

哆啦A夢
西班牙插畫家Oscar Llorens

《東京創意之旅》:貪婪狂飲創意甘泉

這個系列奠基於一種明確目標,同樣記錄了Llorens在2018年5月抵達東京時的見聞與感觸,他竭其所能汲取一切在東京所感受到的創意,並將之轉化成發展為插畫的動能,對Llorens而言,東京是個輻輳萬象、精彩絕倫的地方,對創作者而言就像個充電站。

西班牙插畫家Oscar Llorens

事實上Llorens兒時各種幻夢奇想,多得自日本動漫的啟蒙,諸如《科學小飛俠》(Gatchaman)、《無敵鐵金剛》(Mazinger Z)與《太空神話》(Ulysses 31),直到14歲接觸動畫傳奇神作、賽博龐克(Cyberpunk)經典《阿基拉》(Akira)後更得到大幅躍進。如此脈絡下,他毫不遲疑選擇了東京作為狂飲創意的甘泉美地,並挪用了龍貓、原子小金剛、Hello Kitty等大量知名的日本動漫角色,作為東京狂想之旅的摹繪與詮釋。

西班牙插畫家Oscar Llorens
西班牙插畫家Oscar Llorens
西班牙插畫家Oscar Llorens

圖文來源╱Oscar Llorens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