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藝術美學

應許之地:Kehinde Wiley以歐洲貴族肖像傳統,傳達當代非裔美國人姿態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在《應許之地:歐巴馬回憶錄》這本回憶他白宮生涯的書中,一開頭即寫到在白宮西側、能從他橢圓形辦公室往外看到的玫瑰園。

「綠樹成蔭的木蘭在每個角落高高聳立,茂密濃郁的綠色樹籬笆賞心悅目,野生酸蘋果樹也修剪得宜。幾英里外的溫室裡種植的花卉,持續綻放出紅黃粉紫、色彩紛呈的美麗花朵。春日裡,鬱金香成束聚集,面向太陽享受日光浴;夏日裡,薰衣草、香水草、天竺葵和百合花的香氣撲鼻;秋日裡,菊花、雛菊和野花相繼登場。」

Barack Obama, 2018.

這個充滿花草芬芳的描述,讓人不禁要想起非裔美國藝術家凱欣德・威利(Kehinde Wiley)受委託為歐巴馬畫的總統肖像畫。威利在該畫中,讓歐巴馬像被植物圍繞那樣,而每一種花都有它所指涉的歐巴馬成長基因——茉莉花代表故鄉夏威夷、非洲藍百合是他肯亞的父親、菊花是其早年常期定居的芝加哥的官方花卉,足見藝術家的用心。

“Madame Valmant”, 2018.

在80年代後期於洛杉磯中南部長大的威利,從小學習藝術,做為非裔美國人,他關注黑人這個不太被作為繪畫主題,卻與自身相關的族群。在他的畫作中,這個「部分像自己」的人種,都會被藝術家以歐洲皇室貴族的古典繪畫風格呈現出來,並且抽離原始環境,以純粹的壁紙或建築物立面的裝飾為背景,讓人物從環境中被獨立出來。而這樣使肖像人物讓裝飾性背景圍繞的方式,已然成為藝術家的風格。

“Jacob de Graeff”, 2018.
“Three Girls in a Wood”, 2018.

「我的工作是在這個黑人常淪為簡單刻板印象的社會中,準確看到事物本質。」威利在《聖路易時報》(St. Louis American)採訪中這樣表示,「我正在做的,即是放慢腳步,並花時間在人們的每個細節上,以向他們致敬──從他們的指甲到牛仔褲的類型,到他們的羞怯或大膽。」

“Charles I”, 2018.

當代非裔美國人穿著代表自我性格的服飾,在威利寶石調的色彩,以及華麗繽紛的背景裝飾下,在畫框裡展現出數百年來歐洲白人貴族的姿態,種族與藝術傳統形成張力,模糊了傳統與現代的表現界線,讓他的肖像畫作充滿力量。

“Mahogany Jones and Marcus Stokes”, 2018.

圖文來源/COLOSSALKehinde Wiley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