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 藝術, 藝術美學

《即使永恆,也有終結》,黑白畫面裡的永恆詰問

Even eternity has an end-2
《即使永恆,也有終結(之二)》。

「『下次要看到還要等好幾百萬年!』於是半個地球的人都切掉了燈,走出戶外,在街上、頂樓、山頂、湖邊、海上,屏息等待。」鄭盛謙所繪的《即使永恆,也有終結》三聯畫,其中第二幅《即使永恆,也有終結(之二)》所有生物在頂樓望向某處的畫面,於2020桃園國際插畫大展《未來?未來!》競賽得到佳作獎,其細膩豐富又充滿故事性的構圖,讓人深陷每個小小生物舉手投足各成奇趣的魅力,也讓人不禁好奇:他們究竟在看什麼呢?

從一個簡短卻雋永的故事開始

《即使永恆,也有終結》三聯畫是來自鄭盛謙自己創作的極短篇小說〈星星不見了〉。故事描述有顆星星將要熄滅死亡,但眾人無視科學家和哲學家從學術角度分析,直到商人聳動的說出「下次要看到還要等好幾百萬年」,才決定一起關閉所有燈源,走上頂樓仰望夜空,送這顆星星最後一程。

這個故事經過簡化,大致體現在《即使永恆,也有終結》三聯畫之中,整體由左到右推移著時間軸,除了〈之二〉是一幅靜止畫面,〈之一〉與〈之三〉本身都帶有向右推移的時間線。

Even eternity has an end
《即使永恆,也有終結》三聯畫。

插畫家以油性代針筆織就三幅細緻畫面,再以電腦上色輸出。相較於水彩的平面色塊感,鄭盛謙以細緻筆觸層層填畫出夜幕之闃黑幽深,不用暈染法,卻也疊架出大片深濃無際的黑夜。而這樣微細的線條,亦描繪出〈之二〉擁擠屋頂上,每個人物的五官表情、衣著紋路、行為舉措等詳盡緻密的小細節。

大片黑白涵納敘事,細膩纖巧的三聯畫

如同作品點畫細膩,鄭盛謙十足纖巧的心思,亦體現於構圖之中。〈之一〉的暗夜城市左側由光害與汙染起始,建築的形體明晰可辨,黑白區塊分庭抗禮,圍繞著高樓周身的留白,建築之際的淺筆輕描,都代表城市裡永不停歇的進步文明、燈紅酒綠,雖是繁華富麗,卻也冷漠疏離。相較之下,越往畫面右側,城市的身影越趨黯淡模糊,甚至近乎剪影,疏淡的留白轉移至終能盡情綻放的上方星空,這是眾人決定一同熄燈,以熠熠繁星替代光害的城市夜景。

Even eternity has an end-1
《即使永恆,也有終結(之一)》。

〈之二〉是一張耐人尋味的圖像,其描繪某一棟樓的擁擠屋頂,象徵半個地球上處於黑夜中的人,都在關注消逝的星星。偌大的一方屋頂塞滿了人──說是人也不盡然,還有許多以兩腳站立的動物、機器人、外星人,以及一隻馬來貘。密集的群聚圖樣像是著名繪本《威利在哪裡》,而其中也真的藏了一個穿著招牌毛帽與條紋裝的威利。「這裡面有超級英雄、幾隻豬、企鵝、在大衣裡疊羅漢的三隻小貓、穿著花襯衫的鸚鵡和白色的鸚鵡,以及一隻純粹的動物──我畫了讓人很難想像會出現在這裡的馬來貘。」鄭盛謙說明,「牠不想要兩腳站立,也不想穿衣服,但牠也有權利跟大家一起站在樓頂。」足見圖中除了豐富有趣的各式角色設定,尚蘊藏多元族群率皆平等的意識,體現對未來價值觀的美好期待與想望。

Even eternity has an end-2 people
〈之二〉頂樓的眾生相。

〈之三〉隨著前一幅畫中眾人的目光,著重於描繪一個星星的消亡。依循向右推移的時間線,鄭盛謙將夜空的主舞台以淺白長條形式,留給那顆逐漸消失的星星。它明亮的黃色光暈逐漸縮小,白色的星芒也漸趨模糊,終究於暗夜中消弭無形,但夜空中其他的星星仍然如常閃耀,暗示著經歷這浪漫而戲劇性的消亡後,世界仍會如常運轉的現實。

Even eternity has an end-3
《即使永恆,也有終結(之三)》。

我們所珍視的永恆

「有人說:『沒有什麼東西會是永恆的,例如事業、愛情等等,只有星星是永恆的,因為我們活著的時候星星不會變。』但理論上星星總有一天也會消失。」所以畫作名為《即使永恆,也有終結》。鄭盛謙說:「我覺得永恆是一種中性的東西,因為世界上本來就沒有永恆,所以對我而言它就只是一個認知到的事情。」

確實,一顆星星熄滅並不會造成現實世界的巨大改變,所以有許多人毫不關心。鄭盛謙藉由〈之二〉的黃衣人暗示我們:「很多人不在意星星會消失,他們認為塵世間有更多值得他們去追求的『星星』──可能有一些是指愛情,或是家庭的和諧,或是事業,所以我把它們融入在人們的衣服裡。」

而無論是自發或是受到鼓舞,前去看星星的眾人,心境變化又將是如何?鄭盛謙的畫作沒有告訴我們。「可能有人會反省光害問題、有人會認知到『永恆之物也有終結』因此影響往後人生,有些人可能開始觀察星星。」他認為每個人想法不同,或許只是增加看星星的個人興趣,或許是開始關心光害與空汙這類環境問題,或許是見到「永恆」墜落的時候,開始認真思考此生需要珍惜,使之趨近永恆的事物到底是什麼。每個人都能自行體會解釋,自行描繪所見所想的意義與哲思,進而找到自己珍視的,那顆趨近永恆的星星。

鄭盛謙是臺灣新生代藝術創作者,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設計學系,曾至西英格蘭大學插畫系交換。受到歐洲漫畫和三聯畫形式影響,也配合桃園國際插畫大展競賽「最多三幅圖」的徵件規範,鄭盛謙捨棄最初以分格漫畫呈現故事的想法,改以形式簡單的三聯畫《即使永恆,也有終結》,具體而微地講述〈星星不見了〉故事。未來亦希望能夠持續發展為繪本,為此故事建立更完整的圖像細節。

鄭盛謙
鄭盛謙。
鄭盛謙-繪圖側拍
《即使永恆,也有終結》創作過程。
鄭盛謙-理想的工作室模樣。
理想的工作室模樣。

圖文來源/鄭盛謙The PenguinIG the._.penguin_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會員>,美學素養立刻Leve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