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達利, 展覽活動, 時藝多媒體

2022達利展 藝術與文學的跨世紀相遇:但丁《神曲》與達利的超現實藝術世界

2022達利展 歷經疫情的衝擊後,終於要啟航。今年(2021)是但丁年(Anno Dantesco),在義大利和世界許多地方都舉行慶祝活動,紀念義大利詩人但丁(Dante Alighieri,1265-1321)逝世700週年。但丁的《神曲》(La Divina Commedia)不僅是一部世界文學經典,也是歷來文學家與藝術家的創作靈感。1965年,義大利政府原本委託達利(Salvador Dalí,1904-1989)為《神曲》繪製插畫,以紀念這位義大利大文豪誕生700週年,後因有些團體反對由外國人來執行這項計畫而取消合約。儘管如此,達利不僅為此創作了100幅水彩,更依水彩原作製作了精細且忠於原作的木刻版畫。大多數人關注的問題,可能是達利如何詮釋這部可與荷馬(Homer,8th century BC)的《奧德賽》和塞萬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1547-1616)的《堂吉訶德》相提並論而充滿基督教精神的曠世巨著。

2022達利展 在即,先認識但丁《神曲》

2022達利展
第一首《啟程》Départ pour le grand voyage. Illustration for La Divine Comèdie (detail), 1959-63, 33×26.4 cm, Fundació Gala-Salvador Dalí

《神曲》是西方從中世紀到文藝復興期間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全書分為地獄(Inferno)、煉獄(PPurgatorio)和天堂(Paradiso)三個詩篇,而故事內容,在於以第一人稱講述但丁自己從地獄上升到天堂的心靈旅程。書中最主要的人物,除了但丁,還有羅馬詩人維吉爾(Publius Vergilius Maro,70-19 BC)和但丁的理想女性貝雅特麗絲(Beatriz Portinari,1266-1290)。前者是但丁現實中所景仰的詩人,在書中象徵理性,他引導但丁走過地獄和煉獄;後者在現實中是但丁田園詩歌式的情人,象徵忠誠的信仰和人間美德的典範,她帶領但丁走過九層天,進入天國。

此書觸及的主題很廣,包括當時所關注的哲學、罪惡、美德和神學,乃至於宇宙概念、天文星體、陰間、自由選擇權、尋求上帝、救贖等等。而它故事內容的寓意和《聖經》關係密切,譬如《地獄篇》第一首講述但丁在罪惡的幽暗森林中迷路,遭遇象徵淫慾的豹、傲慢的獅子和貪婪的狼,最後被維吉爾引導離開困境,指引他走一條可以通往上帝之城的天堂路。這與《聖經.申命紀》所載:「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就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32:10) 情節相當的類似,故事中維吉爾又是受貝雅特麗絲之託去幫助但丁。

但丁以十一音節的三行詩寫作,雖然每首詩的長短不一,但是每一個押韻的韻腳,除了第一段的三行詩之外,都出現三次:即ABA, BCB, CDC, DED…,如此,則每一句詩的韻腳都可以在下一段的三行詩得到相應的押韻,而不致落空。因此,每首詩的最後一段都再加上一行詩,如此,則第二行和第四行可以押韻。

每一詩篇都有33首,唯《地獄篇》多了一首,所以它被視為序詩;他的第一首最後一行是以「然後,他就啟程,而我跟隨其後」結束,說明了但丁跟隨維吉爾的神秘之旅是從第二首開始。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寓言式的史詩具有以「三」為基調的數學建構。除了全書分為三篇,每篇33首,每個韻腳出現三次,在《地獄篇》裡,有九圈;《煉獄篇》則分為前煉獄、煉獄和人間天堂三部分,此外但丁在過程中做了三個夢;《天堂篇》則有九重天。一般都以此與三位一體(la Trinidad)聖父、聖子、聖靈的觀念作聯結。

最初,但丁只是簡單地以《喜劇》(Commedia)為此作命名,或因這是一部為基督信仰而寫的史詩,人文主義作家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 1313-1375)為他加上了一個形容詞「神的」(divina),後來就以《神曲》傳世。

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與《神曲》的緣分

達利,超現實主義最具代表性的畫家,留著大鬍子,也是被視為自戀、反覆無常又充滿爭議的藝術家,喜歡穿梭在上流社會的名流與貴婦之間。因為他的怪異行徑,於1939年被逐出超現實主義團體;布賀東(André Breton,1896-1966)(1939)甚至於說達利「貪戀美鈔」(Avida Dollars)。他被逐出超現實主義團體之後,他的敏銳觸角開始專注於諸如原子、質子和中子之類元素所形成之物質的相關科學訊息。以此為基礎構思他的繪畫創作和圖像理論。同時從無神論轉向天主教信仰。也從而走出潛意識裡隱蔽的慾望與夢,試圖從事物的微觀中發現上帝。或因如此,他綜合了各種不同的風格,以他自己的超現實主義為《神曲》所作的100幅插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2022達利展
第八十一首《基督的出現》Apparition du Christ. Illustration for La Divine Comèdie (detail), 1959-63, 33×26.4 cm, Fundació Gala-Salvador Dalí

達利是如何理解但丁《神曲》呢?根據哈比爾˙貝雷斯˙阿布杜哈(Javier Pérez Abdújar)的達利傳記《達利,非理性的征服》(Salvador Dali. A la conquista de lo irracional,2003),他引達利的話說:「我從沒讀過但丁。我夢見他,然後是加拉根據這些已完成的圖畫把它們安排到文本中。」果真如此,那麼達利對《神曲》的詮釋只能是整體的想像,而非針對每首詩的意思進行插畫創作。也可以說,這批畫並非達利對《神曲》的詮釋,而是藉著《神曲》盡情地自我發揮。許多評論者都提醒觀眾讀者,不要期待從《神曲》的詩文和段落找到達利確切的插圖,因為那是達利所做的個人解釋。就畫作來說,我們倒是可以從中欣賞達利的不同風格,看見他一再出現的迷思和想像;生命,死亡和時間的流逝,是達利一再出現的一些主題,他將夢想與神秘主義相結合,並以自己綜合了文藝復興、基督信仰和原子論的超現實主義風格重塑了但丁的世界。

這個委託創作計畫,最早刊登在1949年12月31日法國《費加洛》報(Figaro)文學版的訪談中,達利透漏了與義大利國家出版社(la editorial del Estado italiano)簽約,要為《神曲》繪製200張插圖的訊息。隔年4月1日在巴塞隆納Destino報的一篇訪談中也提到義大利政府委託他為《神曲》畫插畫之事,他說:「這是一部吸引我甚至讓我著迷的作品,因為我在其中發現我自己生活中的兩個面向。這本書讓我充滿熱情,並且已經在內心構思了這個作品。」雖然訪談中沒有說清楚。但他的日記中有類似的記載,即他從1949年之後從無神論轉向對基督的信仰,另外就是他堅信與他未來相關的所有問題,他太太加拉(所說的)都是正確的。換句話說,他看到但丁在《神曲》中追求天堂的信仰,以及對貝雅特麗絲的渴慕與信賴;加拉(Gala Dalí;1894-1982)就是他的貝雅特麗絲。

第七十八首《異議、抵抗、反對、對立》Opposition. Illustration for La Divine Comèdie (detail), 1959-63, 33×26.4 cm, Fundació Gala-Salvador Dalí

1952年6月19日在馬德里的《訊息報》(Informaciones)刊登的專訪上,達利聲稱:「三年前承諾要為《神曲》做插畫。但我沒有做完。幾天前我收到一封最後通告的電報。我剛用一個禮拜的時間完成了一百多幅插圖。……這些水彩有很大的創意。但丁的地獄是在地中海放射的光芒底下再現的。」這篇專訪既透露了那100幅水彩中大部分是在那一年畫的,也表達了他對地獄的詮釋方式:讓幽暗的地獄出現在地中海式的陽光下。1960年,這委託計畫在義大利引起一些爭議,致使這個計劃被取消,義大利政府也將複製作品的權利還給了達利。向來逆轉勝的達利,花了將近五年的時間(從1959年4月,至1963年11月23日),在兩個木板雕刻家的幫助下: 雷蒙˙傑克(Raymond Jacquet)和他的助手傑昂˙塔里哥(Jean Tarico),把他的100幅水彩搬上3,500片木刻版上;每幅水彩使用35片,每片一個顏色。達利還親自督工,一片片仔細檢驗測試。100幅版畫是以25.5 x 17.5公分的木板印在33 x 26公分的紙上。這批版畫展現出極高的藝術品質和對水彩的忠誠度。完成後,達利把這些作品交由巴黎的克萊爾出版社(Les Heures Claires)印製出版。

這些作品的構圖和強烈色彩的確讓人愉悅,我們也可嘗試在觀賞中,隨著達利的想像,遠離現實,進行一次超越自己和自己極限的心靈之旅。


由時藝多媒體與西班牙達利基金會共同主辦、中國信託商業銀行為主要贊助的《瘋癲.夢境.神曲─天才達利展》,將於2022年1月1日粉墨登場;展覽屆時將展出超過百幅達利畫作真跡,並且包含全系列《神曲》創作作品。更多展覽詳情請關注時藝多媒體官方網站瘋癲‧夢境‧神曲-天才達利展臉書粉絲專頁!

若有任何疑問,歡迎於週一至週五11:00-18:00,致電客服02-66169928詢問。


本文作者:林盛彬
圖片來源:時藝多媒體
買藝術、玩設計、聽課程,成為瘋設計商店會員
追蹤城市美學粉絲團,美學素養立刻 Level Up!


延伸閱讀:2022達利 展再臨:多產的 達利 和傳奇的《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