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活動

反思當代藝術價值 美國藝術壞痞子D.O.C

「當代社會最在乎的就是想法,我們不斷吸收與消化;藝術只是我們是誰的投影。」─D.O.C(Desire Obtain Cherish)

D.O.C

美國藝術家D.O.C 與代表作棒棒糖雕塑合影。圖/Bluerider ART Gallery提供。

被譽為「藝術壞痞子」的美國藝術家D.O.C(Desire Obtain Cherish),擅長以時尚精品、膠囊、棒棒糖、文字遊戲與當代藝術家作品特徵等元素創作,表現戲謔諷刺或黑色幽默的氛圍。今年,他更以「#yourkiddingright」為題,在台北Bluerider ART Gallery舉辦個展,大膽挑戰人們對當代藝術的認知。

生於1975年的D.O.C,本名為強納森•保羅(Jonathan Paul),畢業於美國紐約帕森設計學院,25歲時以街頭塗鴉在洛杉磯藝術圈迅速竄紅。近年來,他的創作形式越趨多元,包含普普藝術、概念藝術與挪用藝術,並持續關注當代藝術市場過度炒作、拋棄式消費文化與人們過度追逐名牌等社會議題。

D.O.C. 在台北Bluerider ART Gallery 個展「#yourkiddingright」。圖/邱家琳攝。

此次展覽名稱「#yourkiddingright」取自作品《I Keep Up With Art》,D.O.C.藉由社群網路與虛擬的對話框,大玩文字遊戲,嘲弄當代藝術的荒謬,讓人們重新思索藝術的意義與價值。

《I Keep Up With Art》有兩組對話框,綠色否定當代藝術,白色卻非常推崇當代藝術家,兩人立場相當對立。在他們的對話中,D.O.C.透過人們對藝術的情緒與反應,替這些虛構的藝術家命名為「yourkiddingright」、「OMGIloveit」與「shitpeoplegetawaywith」,不禁令人莞爾一笑。

D.O.C. 《I Keep Up With Art》。圖/邱家琳攝。

除了透過流行用語,D.O.C也經常挪用當代名畫為元素創作,調侃近年來藝術市場過度炒作、畫作屢創天價的現象。1984年,美國藝術家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畫作《Untitled》只賣1.9萬美元,卻在今年紐約蘇富比拍賣會以1.1億美元拍出,時隔33年漲幅超過5700倍。

對此,D.O.C更以大型三聯幅畫作《It’s Been Swell But The Swellings Gone Down》回應。從畫面右方依序挪用畢卡索、李奇登斯坦、安迪‧沃荷、村上隆、Banksy與Damien Hirst等六位現當代知名藝術家的象徵符號,拼組為一幅色彩活潑鮮明的作品。

但畫面左側是一張偽裝成畫布的錫箔紙,早就默默被人掀開,觀者可以發現裡頭暗藏6個金磚。這象徵當代藝術市場在資本主義的操作下,藝術家如同泡沫般起伏,以及人們收藏作品不見得是對藝術的喜愛,可能是為了背後的金錢利益,或藉此彰顯自身的社會地位。

D.O.C《It’s Been Swell But The Swellings Gone Down》。圖/Bluerider ART Gallery提供。

《It’s Been Swell But The Swellings Gone Down》局部細節。圖/邱家琳攝。

D.O.C.表示,他的藝術創作宛如照相機般,拍攝當代社會種種現象,將人們的行為轉化到藝術中。因此,他就像是一個觀察者與講故事的人,運用當代藝術符號勾勒他眼中的世界。

某次,D.O.C.與女生朋友出去吃飯,對方突然說自己與男友分手了,理由是她覺得有些無聊了,自己還很年輕漂亮,可以試試與其他人交往。D.O.C.認為,她的男朋友就像支棒棒糖,僅僅被人舔了一口,就慘遭丟棄,中間那層有泡泡糖的味道還沒有被品嘗到。

D.O.C.《Mid Sized Lemon Meltdown》。圖/邱家琳攝。

這個故事也啟發D.O.C.創作一系列的棒棒糖雕塑,調侃現代社會為了刺激消費,所形成的拋棄式消費文化。此次,在Bluerider ART Gallery展出的黃色棒棒糖《Mid Sized Lemon Meltdown》,外表光鮮亮麗,卻被人隨手一丟,在地面慢慢融化。

「我的創作大多討論人們一直在『尋覓』的快樂。」D.O.C.說明,但人們不斷被推銷,這些看似讓人們相信會因此感到快樂的東西,而他的作品正以不同的角度在描繪這件事情。

D.O.C.以時尚精品創作的裝置《Ones Pacifier Is Anothers Panacea Hermes》。圖/Bluerider ART Gallery提供。


 

想追蹤更多設計、藝術與生活類報導嗎?點選瘋設計LINE生活圈加入好友,帶你欣賞更多精彩創意!